阅读历史 |

第六百九十章 护短的陆良生(1 / 2)

加入书签

“不知是哪位高人在侧,还请显身一见!!”

卫荒拱手朝天高喧,法力携裹话语回荡山门上空久久不息,周围聚集的门中弟子全都鸦雀无声,面面相觑。

“掌门这是跟谁说话?”“确实有古怪,师叔的雷剑术平日里可威风了,今日却是云来了又去,说不得真有修为高深之人在旁。”

“......咱们沧澜山许久没问世了,归隐山林潜心修炼,早就没与人有过节了。”

“说不定是跟那小子有关。”

那边刑台前,任阴阳回头看了一眼掌门师兄,低头看了下法决,吼道:“什么高人,哪里有什么高人,是我过失罢了,看我再来!!”

他话刚一落下,陡然一阵风拂过广场,地上的灰尘扬了起来,半空弥漫翻卷,接着一道平淡的如同叙说般的声音从天空降下。

犹如天雷在众人耳边炸开。

“本国师来接徒弟李随安,诸位想阻,拔了你们山门!”

“好大的口气!”

下方一众弟子顿时炸开了锅,纷纷上前望去头顶,木楼那边的两个门中长老脸色呈出凝重,用法力传音,门中诸人大多都能做到,但少有像他们这般,能察觉到这股法力之中,包含的修为。

二老对视一眼。

“通神境。”

稍前面一点的卫荒自然也感受到,派中修行法门残缺,他止步元婴境多年,已难有寸进,陡然听到这番话,心里猛地像是揪了一下,女儿卫翎芸从楼里冲出来,担忧的拉去父亲的手臂。

“爹.....”

“没事。”

卫荒拍拍她手背劝说一声,刑台上,李随安抬起垂散的发髻?望去天空?斑驳血痕的脸上有了些许笑容,忍不住笑出声来。

哈哈哈!!

哈哈——

笑声里?目光看去那边有些惊慌的少女?最后,落去台下的任阴阳?染血的牙齿咬合,挤出嘶哑的声音。

“别怕?我师父来了?那个谁.....你不是问我师父是谁吗?现在他来了......你亲自问吧,提醒你啊......我师父现在脾气可比以前大多了.......会打人板子的。”

最后那句戏谑,仿如一根针刺在任阴阳心坎上,那通神境界的修为?他也感受到了?不过这几年修为大涨,就算他没到通神境,也自诩有通神境的实力。

“闭嘴!”

他暴喝一声,也朝周围嘀嘀咕咕说话的一众弟子们挥了一下袍袖,让他们也都收声?刚才做法招雷的事,此时让他颇为觉得丢脸?眼下还被戏谑,下颔的胡须都一根根绷的笔直。

至于对方口中的‘国师’二字?已经不那么重要了。

“何方修士,敢到我沧澜山撒野!”

怒不可遏的嗓音响亮?任阴阳一拂宽袖走去前方两步?就在步履落下地面的刹那间?好似兵器出鞘响彻天空。

‘锵~~’

一直望去天空的任阴阳,卫荒,以及周围门中弟子视线之中,一抹法光从侧面山崖飞来,卷起罡风,压伏山中林野,无数枝叶随风旋漫天飞舞。

“胆敢沧澜山门撒野!!”

任阴阳眼中像是蒙上了一层红光,祭出术法的一瞬,踩裂砖石,唰的一下飞跃而起,袍袖抚动,伸出的剑指之上,骤然亮起湛青光芒。

“给老夫下来——”

拖着一抹尾光的淡蓝,与他迎上,下一秒,任阴阳顿时只感一股滔天剑意铺天盖地席卷而来,电光火石之间,头皮缩紧,剑指猛地一收,凭着本能向下一坠,脚尖一触地面,闪电般扑飞出去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

武侠修真相关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