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 |

第七百零二章 敲诈一笔(1 / 1)

加入书签

王珂刚准备闪身躲过面前的黑影,却感到身后的衣服被人揪住,动弹不得。

不用说,这个拽住自己的人,必然就是身后的老板了。

就这样,退无可退,只能硬生生的让飞过来的黑影直直的砸向自己的脸颊。

哎呦一声,他感到自己的鼻子被一个坚硬的物体重重的砸到,接着,便是眼前闪动一片星光,头晕目眩间,身后响起一个清脆的声音。

“哎呀,王经理,你这是怎么了?我真是好感动,你怎么可以为了我就挡椅子呢?”

一股热流从鼻子里冒出,缓缓的流到嘴角处,咸腥的味道扩散开来。

王珂看着面前放大的清秀容颜,明明是那样的美丽善解人意,但是此刻,在他的心里,却是一阵抽痛。

因为这看似关心自己的面容下,才是真正害自己受伤的罪魁祸首。

按照刚刚躲闪的位置,还有自己和椅子飞来的距离,他根本不会受伤,可身后的人却一直死死的拽着他的衣服,让他动弹不得。

所以,白梓玥才是真正害自己受伤,鼻血不止的人!

只是,这是自己的老板,又是一个长相如此美丽的女人,他就算心里有再多的怨言,也只能忍下,眼中泛着泪光,弱弱的说道:“白总,我没事,你平安就好。”

“王经理,你真是太忠心了,你这么好的人,怎么会受伤呢?是谁,是谁故意扔椅子,暗算我们王经理的!”

白梓玥一脸悲痛的看向四周,那气愤的样子,仿若真的愤怒到了极点,而且放大的声音,也吸引来了四周的员工,还有徐东武几个保镖,甚至连秦寒枭和顾汉文也走了过来。

“哎呀,王经理被人打了,赶紧叫保安来!”

“王经理,你没事吧?我这就叫救护车。”

“怎么回事啊?是谁在我们公司里闹.事打人的?”

众人刚刚赶到,并不知道之前发生的事情,只是看着王珂的脸上满是鲜血,洁白的衬衫也被染红,一个个都很是紧张。

有的人,甚至已经拿起手机,拨通了医院的电话,叫救护车。

一时间,所有人都将他当成了重伤员,围在中间,关心的盯着他。

白梓玥眼底闪动笑意,抱歉的对他眨巴了一下眼睛,然后再一转身,已经换上了气恼的表情,愤怒的瞪着此刻有些发懵的施雯问。

本来她只是随意的乱丢椅子,想要宣泄自己被忽略的不满。

她堂堂世界级的设计大师,多少人邀请她,她都不去,现在主动来找白梓玥,却让她干等了两个多小时,这对她来说,简直是奇耻大辱,心底的怒火已经压制不住。

所以,她只能扔东西来宣泄,而且她怒吼乱丢东西,已经有半个多小时了,却没有一个人来制止,所以更是以为没有人会来。

谁知偏偏这个时候,王珂他们进来,而自己又好巧不巧的将椅子扔向了他们,就算是后悔,也已经失手丢了出去,覆水难收。

看到鲜血的时候,她也是当场愣住,半天没有反应过来。

当自己头脑清醒一些的时候,门口已经围满了人,而且一个个看向自己的眼神都是凶神恶煞的。

一瞬间,孤立无援的她,竟然开始有些害怕,尤其是对上白梓玥那双阴沉如冰山的眼眸,更是心里没了底儿。

“我不是故意的,再说了,不过就是流了一些鼻血,应该不会有事的。”

碍于面子,就算已经被那一双双眼睛瞪的膝盖发软,心神颤抖,施雯问还是仰着脖子,装作无所谓的冷哼一声。

“没事?怎么可能没事,你那椅子可是砸到了我们王经理的头上,谁知道他现在是不是受了重伤,有个什么脑震荡的。他可是我们秦氏集团的顶梁柱,若是他受伤的话,对我们公司可是有着巨大的损失,尤其是公司现在一天都不能没有他。”

“哼,不就是一个小小的部门经理而已,干什么这么紧张,难道他比你这个当老板的,还要重要吗?”

“当然重要了,他是我最得力的助理,若是没有了他,就相当于是我没有了手脚,你说重要不重要?要是没有他的话,我的工作都无法进行,你可知道这一天对我们秦氏集团将会是多么重大的损失吗?”

白梓玥抱着手,一瞬不瞬的盯着面前的女人,闪动着不屑。

而躺在地上的王珂,还有站在门口的秦寒枭,都在一瞬间,明白了这个狡猾的小女人在打什么鬼主意了。

果然是个小狐狸,竟然想要敲诈!

不过看着施雯问那不认错的样子,就算是被敲诈,也是活该。

抱着看好戏的心态,秦寒枭笑着拍了拍顾汉文的肩膀,慵懒的向旁边的墙壁一靠,慢悠悠的说道:“不用担心,看好戏就可以了。”

“看好戏?你们两口子又在搞什么鬼?”

“你后面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。不要着急,好戏才刚刚上演呢。”

现在,所有的主场都交给前面的白梓玥,众人都只是配合她演戏的群演。

被众人扶起来的王珂,其实只是鼻梁被撞了一下,留了一些血,并没有任何的不适,甚至头都不晕。

不过他已经猜到了老板的想法,便只能顺着她的意思演下去,为了逼真,他便开始捂着自己的太阳穴,装作苦楚的闷哼道:“哎呦,我的头好晕,不行,我快晕了,哎呀,我的肩膀怎么也这么疼,难道是骨折了?”

“王经理,你没事吧?这么严重,不行,咱们还要报警才是,这根本就是故意伤害,咱们不能放过这个行凶的人!”

本就在公司里的人缘很好,看到他受伤,其他人自然是主动为他鸣不平。

而施雯问也在众人的议论声中,脸色逐渐阴沉,如同锅底一般铁青。

“喂,你不要胡说啊!我是无意的,什么叫故意伤害?我和他无冤无仇的,我为什么要伤他呢?”

一个对王珂早就心生爱慕的女同事气愤的大声说道:“那谁知道呢!你这种人,从来我们公司开始,就摆出高高在上的样子,你以为这里是你们家吗?告诉你,这里是秦氏集团,不是你hg公司的地盘。谁不知道你来这里,就是找我们白总麻烦的?而且你在会客室里又摔东西,又骂人的,我们每个人都听到了。”

“我们必须要报警,决不能让你这个女人嚣张下去!”?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

玄幻魔法相关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