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 |

625 当哥们(1 / 2)

加入书签

。。。。。。。

写到半夜,今天要做核算,估计白天没时间,所以赶着先码出来。

冯卓力这个年过得热闹,以前是白身,人背地里称呼小国舅,贬义词。

皇上的正牌大小舅子只有他比较有名,所以一说小国舅,还是嘲弄的口吻,就是指他。

这会人家有了品级,嘉仪大夫,当面叫声冯大人。他去宫里见皇上以前是草民,如今是臣,表面得意,内里收敛。

亲朋好友他亲自去拜年,再挑一些人家,虽然没来往,可认得,也去拜年,害的人家心里突突,不知他啥意思。

曲梁彬听说冯卓力去了好些不熟悉的人家拜年,不琢磨他了,以为他今年因为封官嘚瑟显摆。

有一回单独见皇上的时候,玩笑般给皇上说了,害的他失眠好几晚。

皇上笑了,若有所思道:“你长子何时下场?”

曲梁彬心里卧槽卧槽的,明白了。

那小子盯上我儿子了,要和我当亲家。

曲梁彬道:“臣打算过几年再让犬子下场,总得沉淀沉淀。”

“冯家不错。”

“得磨练磨练。”

皇上笑了下,道:“该磨练。”

曲梁彬明白皇上是让他和冯家联姻。

冯家也算不错,可是,冯小国舅……

曲梁彬心里想,你儿子当辽西驸马,你蹦跶着闹半天,我儿子给你当女婿,我不蹦跶也不闹,但也不会让你太顺利。

皇上乐,冯卓力借着装傻顺风顺水惯了,遇上曲梁彬,也该吃吃苦头。

冯卓力去给周翰林请安,今年给周家拜年,周翰林头一回对他和颜悦色,所以,他正月十五又去了周府送礼。

周家是他夫人的堂伯祖?每年他都会去。

周翰林头一回教导了他?说有错就改,夸他最近表现不错?劝他找个事做?踏踏实实做人,踏踏实实做事。

他恭敬请教?说自己想改过自新,不知要做什么?请堂伯祖给个建议。

冯卓力是客气?没想到周翰林真给他出了个主意。

“我听说小妙山附近有个地,要是在那养羊,有水有草,羊还会自己爬山?挺好。你不是去了趟辽西吗?养羊不成问题。”

冯卓力吃惊?差点问一句:“你说啥?”

他怀疑自己耳朵,揉了揉耳朵,才小心翼翼问道:“堂伯祖说让我放羊?”

周翰林说道:“对,你有问题?”

冯卓力赶紧道:“没问题,就是没想到堂伯祖怎么想起让我放羊了。”

“苏武牧羊?历尽艰辛,留居匈奴十九年持节不屈。天雨雪?武卧啮雪,与毡毛并咽之?何等节操!你要是有此毅力,定让人刮目相看!”

冯卓力赶紧答应?说去小妙山养羊。不然堂伯祖上折子让他去辽西学苏武牧羊就麻烦了。

他不知道曲梁彬和周翰林是忘年交?给周翰林拜年时遇到周先生?周先生能调往应天府还是他帮的忙,俩人见面不说破很是亲热。

聊天聊起吃羊肉,周先生不仅爱吃还会做菜,有人和他一个爱好,顿时把曲梁彬奉为知己,聊的很是投机。

然后曲梁彬说了好多羊肉怎么做好吃,怎么养,哪里养,又说冯卓力送的节礼有养,他去了辽西一趟,懂得不少。

又说小妙山附近养羊最合适,还是,养羊能磨练人的意志,参考苏武牧羊。说冯卓力要是能去养上两年羊,那绝对脱胎换骨。

周翰林听了记在心里。

正好十五冯卓力来了,请教建议,周翰林说了,养羊。

周翰林是个正统文人,一直看不上冯卓力,看不上也是他周家姻亲,自然想他能学好,很认同曲梁彬的说法。

苏武牧羊,多令人敬佩的历史故事。

冯卓力哪里能想到是曲梁彬的主意,他去了皇宫,大义凛然的说了他的志向:放羊。

皇上痛快的批了地给他,买羊的银子从内务府领,因为不是他个人的羊圈。

等冯卓力走后,皇上哈哈大笑。

曲梁彬已经给他说了,只是说了去看周老翰林,遇见周先生,俩人聊的啥话题,当聊天似的和皇上说了。

冯卓力出去后越想越不对头,堂伯祖怎么是专门等着我上门请教主意似的,我只是顺口呀。

他又在晚饭时去了曲家,说想问问上次请教的问题帮他想好没有。

曲梁彬真没想到他又来了,装傻问什么问题,冯卓力说:“就是我想洗心革面,做个正经事的事。”

曲梁彬说道:“我认为读书是唯一教人走正路的方法,学然后知不足,你还年轻,读书还来得及。”

冯卓力……

我还是放羊吧。

二月,开始围羊圈,盖羊棚,还有羊倌住的屋子。买羊羔,给辽西的儿子速去一封信,快送来几个会养羊和给羊看病的牧民。

救急!

信里最后一句:你爹要当冯苏武。

罗志豪知道这事快快跑去给妹子说,笑得哈哈的。他不知其中还有他未来岳父的事,以为冯小国舅去了趟辽西,爱上了羊。

冯卓力说的理由,就是他去了辽西,看到人家羊群,萌生回大齐养一群羊的主意。说羊身上都是宝,羊毛出在羊身上这句话知道不?

羊毛不停的长,剪下来当褥子可比棉絮保暖。

付昔时听了眼睛一亮,道:“对呀,羊毛衫不就是羊毛织的吗?”

罗志豪说道:“你还是女的哪,不知道羊毛不经过加工织毛衣穿身上扎死人,这里没那个工艺能加工成柔软贴身的羊毛衫,做垫子可以。”

“那就做垫子,做鞋子,做羊毛大衣。”

罗志豪笑道:“臭烘烘,全是羊骚味。”

付昔时想不出来别的了,算啦,那个也不是她强项,不琢磨了。

“哥到时给胖球他爹说下,有羊毛了给我一些,给老人做垫子挺好,我记得有挂毯和地毯,羊毛的价格还贵。”

“别想那些,如今温饱是关键,那些没用,今年刚过的冬天还算好,有一面冬天,雪灾,那个冷,冻死好多人,要是有羊毛做了毡子给人避寒不比那些有用?你听说过鸡毛鸭毛客栈没有?”

付昔时摇摇头。

“那一年,穷人住不起客栈,有的住了又付不起火盆钱,有个客栈家里有很多鸡毛,就给客人盖鸡毛,不另外收费,这样会多些人住客栈。”

付昔时吃惊,还有这样的客栈?

“那年我去了外地,听说有这种客栈,去看看,住了一晚,两天我无法合眼。为何舅舅说:政通人和,能做到这点,死也幂目。”

见付昔时听不懂的表情,罗志豪解释道:“就是政事顺利百姓和乐,这一句是范仲淹的岳阳楼记,就是写了那句: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的那个范仲淹。”

解释了付昔时也不懂,她说道:“住了一晚啥样的让你感慨万千。”

“地上铺了厚厚鸡毛,客人进去把衣服脱了包好,躺下后,店家把袋子里的鸡毛一撒,躺着的人闭着眼,屏住呼吸。睡一晚上鼻子痒痒,第二天起来再穿衣服,不然衣服上全是鸡毛很难收拾。出门回头看,一地鸡毛。”

付昔时能想象那个场景,没有玩笑的心,有种凄凄惨惨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

都市言情相关阅读: